首页 25.残霞如血 五

25.残霞如血 五

813 2021-12-08 13:59:16

原来这里的每一块淬雪石上,都沾染了赫连戎川母亲的血。

赫连戎川继续道:“后来我那父王登基为了国祚长久,需要派一名皇子,去南尧国当质子。可是我那父王身边,却只有一个皇子,自然是舍不得的。于是他就突然想到,在那栖霞山山麓,他似乎还有一个儿子正好可以排上用场。那个儿子,就是我。”

”只是他没有想到,当时的我虽然穷,但是却并不愿意离开栖霞山,不愿意离开那个山洞。直到他们答应了我一个条件。”

“这个条件就是,封了我母亲所在的那个山洞,不再挖取洞内淬雪石来保护我娘在巨石之下的尸骨。然而现在,他却变卦了。”

赫连戎川的眼眸里,飞快闪过一丝怨毒:

”这几年,我那所谓的父王,一心一意想搭建以黄金为柱,白玉为粱的修仙台。钱从哪里来?卖矿石。东云山里的淬雪石快被他卖净了,却也不够。于是,他想到了当年被封住的,尚未被开采的那个矿洞。”

晏长清一动不动地看着那深坑中层层堆积的黑色巨石。其实他心里很清楚,赫连劫船,一定不是他一人之力而为,故而,也绝不是仅有一个劫船的理由。但是他知道,他再也无力去夺走这沾满了血泪的淬雪石了。

赫连戎川慢慢解下他腰间的佩刀,递给了晏长清。

“百崖山的事,焦芦河的事,皆是我对不起你。我说过一定会给你一个机会。现在,就是这个机会。”

一把极漂亮的弯刀,刀柄上用金刚石和紫水晶镶嵌着华丽的雄鹰穿云的图案。晏长清还记得他第一次看到这把刀的时候,他自己正生不如死,险些被那南尧人侮辱。

晏长清抬眉: “你以为我不敢?”

弯刀出鞘,雪亮的锋芒映着晏长清如冰雪般冷澈的眼。

一定就是一个感人的故事而已。

赫连戎川轻轻地笑了一下,解开衣襟,露出胸膛:“我知道你敢。所以,冲这儿来。”

晏长清冷冷地看着他。

任他再强壮也好,只要往那心口刺上一刀,只要一刀。

银光一闪。

雪亮的刀锋扎进胸膛。鲜血顺着刀脊流到晏长清的手指上。只要不仔细看,根本看不出紧攥着刀柄的手正在微微颤抖。

赫连戎川眼睛眨也不眨,也不叫疼。嘴角却勾起一丝微笑。

“晏大人的刀不是很厉害么,怎么挨这么近,却没扎准呢?”

晏长清垂眸。那刀下的位置很讲究,刚好在心口上两寸,紧贴着锁骨,竟只入了刀尖不到一指,实在是没什么威慑力的一刀。

晏长清心里一动。是啊,他怎么没扎准呢?

右手突然被赫连戎川紧紧攥住,两只手把着那刀柄。这一次,那刀尖对准了心口。

赫连戎川猛地向前一步,锋利的刀剑眼见就要刺了进去——

晏长清瞳孔剧缩,只觉得全身血液都在一瞬间凝固了,他猛地用尽全身力气,将那把弯刀向后一挣!

锵!

弯刀落地,晏长清踉跄一步,剧烈喘息着,冲上去就要给赫连戎川结结实实的一拳。

“你疯了!”他自己都没意识道,自己的声音近乎咆哮。

然而他一出手,手腕就被赫连戎川紧紧攥住了。

“我是疯了。”赫连戎川微笑着看着晏长清,茶褐色的眼睛里满溢着喜悦和柔情:“遇到你之前,我从没想过我会爱上一个男人 ,那个男人,还是邻国的将军。”

晏长清瞪大了眼睛。只觉得心脏剧烈跳动,快从嘴里跳出来了。

这是……表白吗?

赫连戎川的手指亲昵地捏了捏过晏长清瞬间变得通红的耳尖,轻轻一笑:“晏大人害羞了”

没等晏长清作答,赫连戎川就低下头,吻住了他。

温柔又有点霸道地吻。舌头长驱直入,轻扫着晏长清的齿列,入侵柔软的口腔。温热而暧昧的气息,仿若轻飘飘的羽毛般若有若无地轻抚着他紧绷的神经。晏长清只觉得大脑瞬间一片空白,半晌才反应过来,又急又怒,提起右肘抵住赫连戎川的胸口就要推开他。

“嘶,疼。”

赫连戎川皱紧了眉毛,脸色有些苍白,似乎晏长清推他的动作,触及到了他的伤口。

这人,刚才怎么不喊疼?

晏长清连忙掣肘不敢再推。赫连戎川却得寸进尺,上前一步,将晏长清一下抵到石壁角落里。

“你——?!”

赫连戎川低头看着晏长清又气又羞的脸。嘴角不禁带着笑意。他的晏将军啊,有着最冷硬的臭脾气,也有一颗最柔软的心。

刚才那浅浅的一刀对他而言,与其说是痛楚 ,不如说是甜美。

他的晏长清,不忍心他死。

“对不起,长清。以后,我再也不会欺骗你。”

晏长清别过头,冷哼一声。

“另外——”赫连戎川故意拖长了尾音。迟迟不说下半句。

温热的气息萦绕在脖颈只见,晏长清忍无可忍,皱着眉道:“另外什么?”

“另外——晏将军真甜。”话音一落,赫连戎川轻轻吻住了晏长优美纤长的脖颈。

极为狭□□仄的角落里,根本动弹不得。凸起的喉结被轻柔地舔舐,晏长清只觉得腰肢都控制不住地颤栗起来。

按 “键盘左键←” 返回上一章  按 “键盘右键→” 进入下一章  按 “空格键” 向下滚动
目录
目录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